霹雳舞有望入奥?但现在还未将其纳入“运动”

运动 2019-02-23 13:41:35

  巴黎时间2月21日,巴黎2024年奥运会及残奥会组委会宣布,将向国际奥委会提议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上增加霹雳舞(breakdance)、滑板、攀岩以及冲浪四个大项。这个消息可谓是一石激起千重浪,尤其是“霹雳舞”这个名词已经在我们国内销声匿迹了很久。有意思的是,这一消息公布后,网民第一时间纷纷想起靠霹雳舞崭露头角最终走入影视圈的孙红雷,呼吁其重返“舞林”走上奥运赛场:“为国争光的时候到了!”不过目前在我们的体育项目管理体系中,还未将包括霹雳舞在内的街舞纳入,因此真要征战奥运,我们目前还只能依靠孙红雷这样的演艺或舞蹈界人士。

  从巴黎奥组委计划推荐的项目中,真正所谓的准备新入奥项目只有霹雳舞,这个20世纪70年代源自美国的霹雳舞对于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在上世纪80年代风靡全国,但后来逐渐销声匿迹,去年,霹雳舞又重新出现在人们视线中,而且成了阿根廷青奥会的项目。

  根据巴黎奥组委主席托尼·埃斯坦盖的说法,“霹雳舞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契机,也与巴黎2024年奥运会希望呈现的内容不谋而合。我们希望举办一届独具创新、更接近年轻群体、更有都市气息、更能走向场外的奥运会。”按照巴黎奥组委的设想,新增四个大项将包括12个小项,共有248名运动员参赛。为体现性别平等原则,男、女各有124人参赛。据悉,国际奥委会将在东京奥运会后对巴黎奥组委的增项提议做出最终决定。

  国际奥委会全会于2014年12月通过了《奥林匹克2020议程》,围绕可持续发展、提高公信力和吸引青少年三大主题提出了40条改革建议,其中包括相对灵活地设置奥运会比赛项目、东道主可提议增项。而且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也多次表示,奥运会应该更加吸引年轻人关注和参与,因此才数次表态电竞这个年轻人喜欢的项目有可能入奥,但前提是排除血腥、暴力内容。至于亚奥理事会则提前将电竞引入亚运会,接下来的杭州亚运会将成为正式比赛项目。

  而与电竞相比,巴黎奥组委提议霹雳舞入奥看起来更有理由和说服力,在电竞还被讨论是否属于体育运动时,霹雳舞从形式到内容更与体育运动相吻合。而且从霹雳舞的英文表述来看,breakdance,实际上就是现在年轻人中最流行的街舞的内容,这也符合国际奥委会《奥林匹克2020议程》,满足时代发展潮流、激励新观众、吸引年轻人的标准,更体现出奥运会的观赏性、文化相关性、参与性以及包容性。

  霹雳舞这个词,可能80后、90后都比较陌生,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这是个经历了从代表不文明、下流到与时尚、潮流画等号的词语。

  如今在影视界大红大紫的孙红雷正是凭借霹雳舞才崭露头角的。学生时代的孙红雷喜欢跳霹雳舞,他常常晚上逃课去哈尔滨青年宫跳舞。1988年孙红雷到重庆参加全国第二届霹雳舞大赛获得二等奖,之后他便被中国歌剧舞剧院发掘,进入中国霹雳舞明星艺术团,最终踏入演艺圈。

  事实上,当年在霹雳舞这个舞台上,风头最火的是陶金。由于霹雳舞是一种以个人风格为主的技巧性街舞舞种,动作幅度大,还有大量手撑地的快速脚步移动、各种倒立定格动作以及在地板上或者空中匪夷所思的高难度旋转,因此被认为是不入流甚至下流。而作为北京舞蹈学院高才生的陶金则非常迷恋这种舞蹈类型,而青年作家刘毅然根据陶金的个人经历创作了小说《摇滚青年》。在陶金多方努力下,导演田壮壮、演员马羚等参与,最终电影《摇滚青年》在全国上映获得了巨大成功,还让马羚在当年的中国电影百花奖中被提名为最佳女主角。

  进入21世纪,霹雳舞这一称呼逐渐被街舞所代替,包括霹雳舞在内的更多街舞内容成了年轻人喜爱的展现自我个性的舞蹈。尽管名为舞蹈,但在动作上,融合了体操、武术等不同体育及艺术形式的元素和动作,看起来更像是一项体育运动。根据中国体操协会工作人员介绍,“因为历史原因,霹雳舞或者街舞是属于中国舞蹈协会下属的舞蹈项目,所以并不能算在体育运动中。”

  2014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在北京正式成立,时任体操中心主任罗超毅、副主任缪仲一担任委员会主任,这个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由国家体育总局体操运动管理中心,联合全国街舞行业的优秀企业代表和优秀专业人才以及新闻媒体组成,委员会的宗旨是让街舞在中国健康、持续地发展,满足广大人群的健身、观赏及休闲娱乐要求。

  原本上,由体操运动管理中心成立的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给街舞戴上了“体育”的帽子,贴上了“运动”的标签,可以按照体育舞蹈等运动项目来推广。然而,按照中国舞蹈家协会委员会的章程,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是其所属的专业委员会之一,一切活动遵守中国舞蹈家协会章程与管理规则。因此,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最后更多是被定义为舞蹈领域的组织。正是这样的归类,使得挂靠在体操运动管理中心的全国街舞执委会并不能推动街舞成为体育舞蹈或是诸如“街舞操”之类体育项目。

  据了解,因为归属问题,事实上体操运动管理中心对于全国街舞执行委员会的工作并没有太多“操心”,“因为并不属于体育的范畴,也不是体育舞蹈,更不是健美操,所以我们也没有把街舞列入运动项目之内,街舞属于舞蹈组织去规范管理。至于这次巴黎奥组委提议的霹雳舞,我们更没有这样的专门组织,到底是按街舞还是专门成立一个管理部门现在还没法说,毕竟只是提议,能不能进去还是个未知数。”

  不过在西安体育学院教授罗普磷看来,霹雳舞进入奥运会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这比电竞更能称得上是体育运动,而且同样深受年轻人喜欢,最主要的是全社会接受,而不像电竞无论是国内外不仅存在体育范畴的争论,更是不能被全社会接受,不仅是我们国内很多人认为电竞不过是游戏,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国外同样相当大范围存在这样的看法。”他强调,奥运会的影响力在年轻人中的影响力正在下降,所以国际奥委会这些年不断在调整比赛项目,“加入年轻人热衷喜爱的项目,冲浪、攀岩、小轮车等无不如此,街舞如同体操一样,而且比体操更容易普及和推广,国际奥委会没有理由拒绝,从长期看非常有可能进入奥运会。”